主页 > 申博观察 >一柳一柏/方东武 >

一柳一柏/方东武

2019-10-03 340views

方东武

一株蓬鬆的柳立在水边,近旁是一株笼紧身体的柏,它在拼命地往高裏沖,顶尖上快赶到枝条四布的柳的顶了。但稍加观察,不难看出,不管它怎幺缩身,冒尖,却始终还是赶不上,更别说超过柳。

这一点从柏树浑身的色泽可以看出来。任事都是这样,内心的情感,再怎幺掩饰,表情上也能捕捉到一些资讯。你看,它的皮面上颇有些乾涩,枯裂,缺乏潜在的生机,明显是缺乏水份所致。

因为它们都是生长在这栋高耸的楼边,背楼面南,紧挨着墙根儿,这墙,如高壁屏障,把东方与它们阻隔开来,遮住了它们最好时段的最好阳光,避挡了不少雨露。进而,让四季的雨水也难以遍洒到它们的身上。

脚下的泥土终年干坼,只有当雨是西向斜飘着下,或者从墙上和伸出的廊道沿上击打,才溅落一些,和滴落一些到它们身上。零星稀落,多多少少就只有那幺可怜巴巴的一点点,太有限了,难以足量满足生的欲求。就如一个久渴的旅人,本能的量是一大大碗公,现如今只能给一小酒盅,何等的不够喝,充其量,只起个润润喉龙的作用,也就是干不死而已。所以处于这样的生存状况,才致于它们的身体生长均欠十足的旺盛。

但柳是往前了很多,几乎挨到了脚底的一汪湖水了,虽然,都是失去了头顶上雨水阳光的倾情眷顾,而它占着脚下临水的优势位置的先机,有终年丰盈湖水的滋润,于是多多少少弥补了一些背向的缺陷,特别是,它还有拣拾散落余阳的机会。所有,其长势要强于那株比自己靠后离湖远一些的柏树了。

二者本来是靠天靠地生存着的。谁与天地接触得多一些,它享受的阳光雨露等生存必须的元素就要裕余一些,自然就要生长得好一些,相反就要生长得欠一些。所以,两株紧邻的树,柏树长不赢柳树,再怎幺努力,也还是要矮一大截,色泽要逊很大一层,这除了自身生理方面的特性外,各人所处的外部环境不无作用。

在这入夏时节,枝繁叶茂的柳用自已婆娑的丰姿终掩盖过了那株削尖脑瓜往高处钻,却仍然居后的柏树!